• <dl id="w6c33"><ins id="w6c33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w6c33"></div>

    歡迎光臨湖北華興機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!

    加入收藏 | 免費預約 | 網(wǎng)站地圖 |

    華興免費定制熱線(xiàn):

    華興動(dòng)態(tài) News
    熱門(mén)產(chǎn)品
    聯(lián)系華興

    當前位置:

    首頁(yè) ? 新聞動(dòng)態(tài) ? 中國大學(xué)搞“寬進(jìn)嚴出”,可行嗎?

    中國大學(xué)搞“寬進(jìn)嚴出”,可行嗎?

   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8-10-23

    【華興為您關(guān)注】今日話(huà)題

    根據《長(cháng)江日報》的報道,華中科技大學(xué)在2018年有18名學(xué)生因學(xué)分不達標,從本科轉為專(zhuān)科,其中11人已在6月按專(zhuān)科畢業(yè)。今年6月,教育部部長(cháng)陳寶生也表示,“有人說(shuō),現在是‘玩命的中學(xué)、快樂(lè )的大學(xué)’,這種現象應該扭轉。對大學(xué)生,要合理增負。”中國大學(xué)是不是也要搞“寬進(jìn)嚴出”了?

    “中國高校袋口應扎得更緊些”成為高校和教育部門(mén)的共識

    很多人從小接受的教育就是,“現在又苦又累不要怕,考上大學(xué)就可以玩了”。

    有些人確實(shí)也是一進(jìn)大學(xué)就“放飛自我”,臨到考試再抱佛腳,或者求老師放水給個(gè)及格分。

    很多學(xué)校新學(xué)期開(kāi)學(xué)選課時(shí),最火爆的話(huà)題就是:哪個(gè)老師不點(diǎn)名?哪個(gè)老師不掛人?

    有不少在高中拼命的學(xué)生,到大學(xué)讀了四年書(shū),反倒成了廢人,不僅智識沒(méi)有長(cháng)進(jìn),甚至連體能都不如高中時(shí)。

    不過(guò),這樣的“好日子”怕是也持續不了多久了。

    除了華中科技大學(xué)“本科轉專(zhuān)科”以外,不少大學(xué)都有公布,對于學(xué)業(yè)水平不達標的學(xué)生,留級甚至退學(xué)。

    川北醫學(xué)院2018年有83名學(xué)生未能正常畢業(yè),這在該校歷史上的首次川北醫學(xué)院2018年有83名學(xué)生未能正常畢業(yè),這在該校歷史上的首次

    對本科教育的嚴要求,也已經(jīng)體現在了政策端,被不少學(xué)生視作救命稻草的“清考”制度,也即將退出歷史舞臺。

    此前,若學(xué)生在期末考試、補考及重修均未能通過(guò),部分學(xué)校會(huì )在畢業(yè)前安排統一的“清考”幫助學(xué)生畢業(yè)。

    但根據教育部上月印發(fā)的《關(guān)于狠抓新時(shí)代全國高等學(xué)校本科教育工作會(huì )議精神落實(shí)的通知》,“清考”制度將被取消,高校們也將在今后嚴把畢業(yè)出口關(guān)。

    “中國高校袋口應扎得更緊些”已經(jīng)成為高校和教育部門(mén)的共識。

    基于這種現實(shí),很多人都建議,中國應該像美國一樣,在高等教育上搞“寬進(jìn)嚴出”。

    在他們看來(lái),美國頂尖大學(xué)學(xué)生很少偷懶是因為實(shí)行“寬進(jìn)嚴出”制度,淘汰率高,迫使學(xué)生不敢偷懶。

    事實(shí)上,無(wú)論是美國高校“寬進(jìn)嚴出”還是中國高校“嚴進(jìn)寬出”都存在很多錯誤的刻板印象。

    不管在哪個(gè)國家,想上好大學(xué)必然不會(huì )輕松不管在哪個(gè)國家,想上好大學(xué)必然不會(huì )輕松

    優(yōu)質(zhì)大學(xué)一定都是“嚴進(jìn)”的

    先來(lái)說(shuō)說(shuō)“寬進(jìn)”。

    世界上任何一個(gè)國家,優(yōu)質(zhì)教育資源都是稀缺的,高水平大學(xué)不可能放寬對學(xué)生入學(xué)條件的要求。

    在美國,頂尖的哈佛大學(xué)、耶魯大學(xué)、麻省理工學(xué)院、芝加哥大學(xué)、斯坦福大學(xué)等學(xué)校,入學(xué)標準則極為嚴苛。

    美國學(xué)生要想進(jìn)入頂尖大學(xué),需要從很小的時(shí)候就開(kāi)始努力,其辛苦程度絲毫不亞于中國學(xué)生。

    當然,美國也有很多可以“寬進(jìn)”的學(xué)校。

    一些兩年制的社區大學(xué),幾乎報名就能入學(xué),許多州立大學(xué),對本州學(xué)生的入學(xué)條件也放得很寬。

    所以,美國高校的“寬進(jìn)”與否是不能簡(jiǎn)單地一概而論的,它與學(xué)校的性質(zhì)和等級都密切相關(guān)。

    中國也類(lèi)似,大家知道“雙一流大學(xué)”錄取分數線(xiàn)都比較高,算得上是“嚴進(jìn)”,但還有一些學(xué)校壓根無(wú)人報考。

    就算在高考“地獄模式”的河南省,2016年文理科各有一百七八十所院校分數線(xiàn)上無(wú)生源,140分就可以上大學(xué)。

    這標準也算寬得不能再寬了。

    所謂的“寬進(jìn)”是整體性的,具體到優(yōu)質(zhì)大學(xué),一定都是“嚴進(jìn)”的。

    真正的“嚴出”該是什么樣的?

    當然,更重要的是“嚴出”。

    畢業(yè)率低不代表“嚴出”,過(guò)程嚴格才是真正的“嚴出”。

    很多人一提及“嚴出”,就是跟“退學(xué)”劃等號,仿佛畢業(yè)率越低,就證明大學(xué)在出口關(guān)上把的越嚴。

    美國《高等教育編年史》(2009-2010)的數據顯示:在美國,四年制大學(xué)的畢業(yè)率只有57.3%。

    這被很多人當作美國高等教育“嚴出”的證據,因為中國絕大多數高校的畢業(yè)率都在95%以上。

    無(wú)論是“寬進(jìn)”還是“嚴進(jìn)”,美國大學(xué)始終把守著(zhù)“嚴出”這一關(guān),但畢業(yè)率低和“嚴出”并不是因果關(guān)系。

    首先,不同層次的大學(xué)具有不同的情況,是不能簡(jiǎn)單地把所有大學(xué)的數據混在一起“平均”計算的。

    美國學(xué)生信息中心追蹤了2011秋季入學(xué)的學(xué)生,發(fā)現社區大學(xué)和四年制私立盈利大學(xué)的輟學(xué)率是最高的。

    美國教育網(wǎng)站College completion的數據顯示,哈佛大學(xué)、耶魯大學(xué)、芝加哥大學(xué)等名校的畢業(yè)率,都名列前茅。

    同時(shí),還有很多美國學(xué)生放棄畢業(yè),是出于經(jīng)濟上的考慮。

    數據來(lái)源:美國學(xué)生信息中心數據來(lái)源:美國學(xué)生信息中心

    其次,美國大學(xué)實(shí)行彈性學(xué)制,學(xué)生可以在4年或更短或更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內完成學(xué)業(yè)。

    入校后4年內的畢業(yè)率只是一個(gè)單獨的數據,并不能說(shuō)明太多問(wèn)題。

    比如,斯坦福大學(xué)之所以4年畢業(yè)率只有78%,并非是由于其畢業(yè)標準過(guò)于嚴苛,只不過(guò)它的環(huán)境和文化鼓勵學(xué)生創(chuàng )業(yè)。

    而斯坦福大學(xué)6年內的畢業(yè)率為95%,8年內的畢業(yè)率為96%,這些數據和北大、清華等國內高校其實(shí)差不多。

    所以,美國大學(xué)的“嚴出”,并不是一定要讓部分學(xué)生不能畢業(yè),而是讓畢業(yè)的學(xué)生必須要達到課程標準。

    以芝加哥大學(xué)為例,在本科一二年級的課程中,人文科學(xué)、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和自然科學(xué)的課程都有相應的學(xué)分要求。

    最核心的是,在學(xué)生的選課目錄中,小班討論課必須要達到一定比例。

    如果說(shuō),上大課時(shí)學(xué)生還有可能偷懶的話(huà),那么,在十來(lái)個(gè)人的小班討論課上就無(wú)論如何偷不了懶。

    如果學(xué)生不讀書(shū),不完成課后作業(yè),不要說(shuō)聽(tīng)不懂老師在講什么,就連討論都插不上嘴。

    每一門(mén)課的成績(jì)都包括了平時(shí)成績(jì)、期中考試和期末考試,只靠期末考試前背背筆記是絕對不可能蒙混過(guò)關(guān)的。

    能否畢業(yè)應該只是“嚴出”的手段,而不是目的能否畢業(yè)應該只是“嚴出”的手段,而不是目的

    中國高??隙ㄋ悴簧?ldquo;嚴出”,如今從教育部到各高校都開(kāi)始重視起來(lái),當然是件好事。

    但是,“嚴出”應該從課程標準上嚴格,比如教師的PPT不能七八年都用同一套,一些混學(xué)分的“水”課該消失就得消失。

    另外,國內高校善用“數字指標”管理,很可能強行設置淘汰率,畢竟國內曾有名校每門(mén)課控制10%學(xué)生不及格的規定。

    這是一把“雙刃劍”,應謹慎掌握,這意味著(zhù)大家都努力,也有人會(huì )被淘汰。這樣絕對化的評價(jià)顯然有失公平,其負面效應可能影響正面初衷。

    千萬(wàn)不能只從畢業(yè)率上嚴格,硬性規定學(xué)校要有多少淘汰率,那只是“換湯不換藥”。

    大學(xué)應該“嚴出”,但必須做好制度配套

    從世界范圍內看,大學(xué)本不該是這般“好混”。

    從教育規律本身、高等教育所要體現的含金量來(lái)說(shuō),大學(xué)學(xué)習無(wú)疑需要學(xué)生付出相當精力。

    但為什么之前很多高校都對學(xué)生“心慈手軟”了呢?

    因為在現在的高考體制下,中國學(xué)生讀大學(xué)的機會(huì )成本太高。學(xué)生一旦被退學(xué),就相當于一無(wú)所有,只能返回原籍,想再讀大學(xué),就要重新參加高考。

    所以,大學(xué)在把嚴出口關(guān)的同時(shí),對于學(xué)習跟不上的學(xué)生,應該有制度配套,以免讓他們失去接受教育的機會(huì )。

    首先,對于學(xué)習跟不上的學(xué)生,可以建議其轉入本校難度更低的專(zhuān)業(yè)。

    荷蘭格羅寧根大學(xué)經(jīng)濟學(xué)助理教授包特就曾介紹說(shuō),荷蘭很多經(jīng)濟學(xué)專(zhuān)業(yè)的學(xué)生,如果發(fā)現自己跟不上,就轉到法學(xué)院,再不行就轉到人文學(xué)科。

    其次,可以效仿美國大學(xué)之間的轉學(xué)制度。

    美國的轉學(xué)制度靈活性很強,美國高校建立了學(xué)分互認制度,學(xué)校之間可以轉學(xué)分。

    學(xué)校的教授在課程開(kāi)始之前,會(huì )給學(xué)生發(fā)教學(xué)大綱,里邊寫(xiě)了課程內容、評判標準以及教科書(shū)的使用,轉學(xué)基本是依照教學(xué)大綱來(lái)審查課程。

    申請轉學(xué)時(shí)需要參考的資料也比較全面,比如高中三年成績(jì)、個(gè)人文書(shū)、SAT成績(jì)、原來(lái)大學(xué)的表現、教授的推薦等。

    中國高教體系中應該建立更加靈活的轉學(xué)、分流體系,通過(guò)學(xué)分互認、課程共享等方式,給予不適應本校學(xué)習的學(xué)生再探一條出路、再多一次機會(huì )。

    不少大學(xué)課程被認為“有點(diǎn)水”,一些大學(xué)生也是渾水摸“分”不少大學(xué)課程被認為“有點(diǎn)水”,一些大學(xué)生也是渾水摸“分”

    國內高校也應該更科學(xué)的設置本科課程,在美國,諾貝爾獎獲得者也要為本科生上課,在中國,院士給本科生上課會(huì )成為新聞。

    當然,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,是推進(jìn)招生和培養制度的深層次改革。

    如果學(xué)校還是只能按計劃招生并依照計劃進(jìn)行培養,招進(jìn)來(lái)一批學(xué)生,最后要保證畢業(yè)率,相對而言,就無(wú)法做到“嚴出”。

    跟此產(chǎn)品相關(guān)的產(chǎn)品
    網(wǎng)絡(luò )經(jīng)濟主體信息
     
    點(diǎn)擊這里給我發(fā)消息
    華興董芳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 
    日韩AV无码久久久久免费_久久亚洲精品国产无遮掩_国产视频一区二区三区_熟妇人妻无码中文字幕老熟妇

  • <dl id="w6c33"><ins id="w6c33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w6c33"></div>